首頁 -> 文章列表 -> 內容

全國政協委員:政府應放權給網絡約租車平臺

2016-03-29 09:27:26

  施杰 全國政協委員、律師,四川省律師協會監事長。受訪者供圖

  施杰說,他也曾是“打車難”的受害者。

全國政協委員:政府應放權給網絡約租車平臺

  “為什么出租車仍然處于一種計劃經濟時代?”去年兩會,對于出租車的行業改革,施杰提出了這樣的疑問。

  他一直呼吁,政府簡政放權的力度更大些,出租車行業特許授權應該放開。同時他也關注到,行業壟斷正在逐漸出現裂縫。今年兩會,他準備了《關于深化出租車行業改革的建議》。

  在繼續保持對打車軟件和“專車”持肯定態度之外,他也對目前網絡約車的管理方式提出建議:政府管平臺,平臺管人和車。

  調研

  行業壟斷源于特許經營制度

  新京報:去年兩會,你提出應打破出租車行業壟斷的改革。當時基于什么樣的考慮?

  施杰:首先是目前的出租車數量與乘客需求是失衡的,“打車難”現象很普遍。

  其次,目前,出租車的車輛數量都是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調控,也就是說政府的“手”伸得太長了。在國家簡政放權的大環境下,我認為出租車行業也應該讓市場調節。

  新京報:出租車行業長期存在壟斷現象,在你看來,目前現狀如何?

  施杰:長期以來,我國大多數城市對出租車實行特許經營制度,這是壟斷的根源,這種制度有公司經營和個體經營兩種不同的模式。

  公司經營模式下,政府行政過度干預,形成壟斷經營,模糊勞資關系,行業利益分配嚴重失衡,存在高額的“份子錢”,出租車公司享有利益蛋糕的最大一部分,出租汽車司機只能獲得利潤的小部分。個體經營模式下,出租汽車經營權價格被炒成“天價”仍是一證難求,形成了“車主—包車群體—司機”的扭曲產業鏈,出租車市場陷入僵局。乘客不滿意,的哥也不滿意。

  新京報:這種壟斷長期存在的癥結在哪兒?

  施杰:我認為還是在政策制定和政府利益上。以前,政府會把出租車特許經營產生的收益,作為可以產生財政收益的壟斷性資源。長此以往,這種壟斷現象就很難被打破。

  新京報:要打破這種現象的關鍵是什么?

  施杰:關鍵還是在政府。政府不應再設立有償服務,應降低稅費、免收經營費。出租車經營權應從有償使用變為無償使用,這樣市場就能激活了。

  新京報:過去一年,在推進變革中你都做了哪些工作?

  施杰:去年一年,我一直在呼吁放開出租車行業的特許授權。也去出租汽車公司和網絡約車企業做了很多調研,前后有十幾次。

  我自己也體驗不同的“打車”方式。滴滴、優步、招手打車。兩三年前,有一次我從鐵道大廈打車,結果在寒風中站了1小時才打到車,而現在用叫車軟件,三五分鐘就能打到車。

  分析

  如何讓出租車和“專車”公平分蛋糕

  新京報:你的調研中,的哥和出租車公司怎樣看待“專車”這樣的新生代?

  施杰:此前有的哥抗議“專車”,認為自己的“蛋糕”被侵占了。通過調研,我覺得目前并沒有這么大的沖突,F在很多出租車公司經營者,已經意識到網絡約車是未來的發展趨勢。很多的哥都成了“滴滴”的用戶,可以少跑路、多掙錢。

  目前,出租車公司也在整體加入網絡約車的大平臺中,配上現代化的“互聯網+”,實際上就是優質資源的整合,把原有的出租車融合進入新興業態,從而盤活市場。

  新京報:如何看待目前“專車”和出租車行業的競爭?

  施杰: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的報告顯示,中國潛在的專車市場規模達到4250億元,可能顛覆傳統的出租車行業。如今,出租車的市場份額,已經被滴滴、優步等分配,事實上這種排他性已經被突破了。

  最近幾天,我跟幾家出租車公司的負責人交流。七八家公司的老板表示,他們對網絡約車并不排斥,但他們擔心:網絡約車與出租車的競爭是不是平等?

  新京報:怎么解讀他們這種擔心?

  施杰:出租車是由政府調控和定價,滴滴等網絡約車的企業是公司化經營,價格由市場調控,目前網絡約車的價格普遍低于出租車。這樣一來,出租車公司就失去了競爭的優勢。從這個層面看,對出租車來講,是不公平競爭。所以關鍵還是如何分配市場。

  新京報:這種競爭中,“專車”和出租車該如何公平地分得市場蛋糕?

  施杰:對這種“不公平競爭”,首先需要檢討的是政府,是否應該考慮讓利。例如在成都,今年已開始免收出租車經營費,也就是政府把這部分收益讓利給出租車公司。這樣出租車市場有了業務,的哥也就會愿意上崗。

  新京報:從乘客角度,私家車進入市場的隱患也該考慮。

  施杰:目前來看,禁止私家車進入市場的一個因素就是安全性考慮。根據現有規定,7座以內私家車,6年以內可以免年檢。這種情況下用于個人使用沒有問題;但如果參與營運,就涉及乘客的安全,私家車的安全條件還應該完善。因此,在登記為營運車輛時,應對其安全性提出更高要求。

  建議

  “允許個人取得出租車經營權”

  新京報:今年兩會,你都做了哪些準備?

  施杰:我還會繼續關注出租車行業改革的問題。今年形成了《關于深化出租車行業改革的建議》。

  新京報:主要內容有哪些?

  施杰:對出租車的改革力度應更大一些。建議放棄出租車特許經營模式。應放松出租車運營數量管控,使出租車運力規模由市場動態調整。政府只設定進入的車輛和駕駛員資格條件,符合條件的申請者都能獲得經營許可;允許個人取得出租車經營權,個人和企業都可以作為主體自由進入出租汽車行業。

  另外,徹底取消出租汽車經營權有償使用制度,全部實行無償使用。對于政府已經收取經營權使用費的,可以一次性退還,也可以通過稅收返還等形式分期退還。

  新京報:在出租車和網絡約車市場管理方面,你今年有何建議?

  施杰:我建議按照“政府管平臺,平臺管人和車”的方式規范管理網絡預約車。

  目前,我國主要網絡預約車平臺企業,均已建立公開透明的服務評價機制和優勝劣汰的準入退出機制,平臺有動力也有能力管好司機、車輛;ヂ摼W平臺還通過提供保險,增強了對事故發生后的賠付保障。例如,國內最大“互聯網+”出行平臺滴滴出行成立了安全管理委員會,承諾“對于因平臺責任造成的損失,將承擔100%賠付責任”。因此,政府應給予平臺發展空間,充分放權,通過“政府管平臺、平臺管司機和車輛”的模式,規范網絡預約車健康有序發展。

最近更新
你的電話
您的密碼
© 2009-2015 dbzuche.cn 南充帝邦汽車服務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 蜀ICP備10031429號

川公網安備 51130202000022號

快乐双彩开奖结果今晚